bet36体育官网

背景:
阅读文章

“感动惠州”人物古槐基:深山教书35年

[日期:2011-06-25] 来源:  作者: [字体:大 ]

 第四届“感动惠州”人物评选活动日前落下帷幕,当选的12人来自社会各阶层,他们中有人用生命诠释责任的意义,有人醉心公益孜孜不倦,有人商海拼搏持续回馈社会。他们,大多数都是在平凡的岗位上,默默守候、默默奉献,默默为城市一点一滴的进步作出自己的贡献。

  从本期开始,我们从获奖者中选择几位,写出他们的故事,与读者一起感受他们的人格力量。 ——— 编者

 

古槐基与他的“梅坪小学”。

  4月7日晚,59岁的古槐基站在惠州市文化艺术中心的舞台上,面对闪亮的聚光灯和无数的相机闪光灯,生平第一次穿上西装衬衫的他显得有些拘谨。

  他说:“西服是女儿特地从深圳买回来的。舞台上很热,这衣服我穿不习惯。”

  古槐基是惠东县安墩镇水美小学梅坪教学点的教师,也是该教学点唯一的教师。从1975年至今,35年间,他一人坚守梅坪教学点,送走了一批又一批学生。

  常年守在深山中的古槐基一向穿着随便。在这春夏之交的季节,一件洗得泛白的秋衣加上一条卡其色裤子便是他通常的装束。

  有人笑他很土,甚至连他爱人也说他没有老师的威严,古槐基并不在意。

  热血青年变成白发长者

  梅坪是惠东县安墩镇水美村最偏远的一个自然村,与河源市紫金县接壤。5年前才通上电的梅坪四面环山,只有一条约6公里长的盘山路通往外界。盘山路崎岖难走,一边是悬崖,一边是峭壁。

  2009年以前,这条盘山路只有一米宽,是条羊肠小道。下大雨时经常发生山体滑坡,村民被困村里1个月出不来的事情时有发生。

  2009年7月,这条盘山路得以拓宽,铺上水泥。

  梅坪教学点背靠海拔1186米的乌禽嶂,教学点前是一大片水田,还未插秧,在阳光下泛着波光。

  这个教学点始建于1957年。因地处偏远,环境恶劣,教师来一个走一个,孩子们无法正常上课。

  1970年,高中毕业的古槐基应征入伍。1975年,从部队复员回乡的他成了村里文化程度最高的人。怀着为家乡做点什么的念想,在村里几名学生家长的劝说下,他当起了梅坪教学点的教师。

  本以为这只是一段临时任务,没想到这一教,就是35年。当年的热血青年已成了年近花甲的白发老者,还因长年站着上课,落下了严重的腰椎间盘突出症。

  一个人教五个人

  教室四面漏风,课桌由乒乓球台拼成,讲台是几十年前生产队留下的。由于墙角渗水,墙壁上爬满了青苔。在这间平房的门梁上张贴着一张红纸,上面写着“梅坪小学”四个字。

  古槐基说,这四个字是学校必不可少的标识。

  有一块碑上刻着这间教室修建的时间———1995年。

  1994年,梅坪遭遇大暴雨,原本用作教室的两层黄泥瓦房粮仓被暴雨冲塌。在新校舍修建期间,为不影响孩子学习,古槐基将孩子带到他家里上课。

  经过15年的岁月冲刷,新校舍也变得破旧了。

  梅坪小学目前只有5名学生,这个教学点学生最多的时候有20多个。

  教学点唯一的教师古槐基担任了语文、数学、思想品德、音乐、体育等所有课程的教学任务,课程排得满满的。

  每天早上6时,古槐基起床,从对面山脚的家里来到教学点。6时30分,他准时给学生上课。白天上课,晚上备课、改作业。虽然学生很少,但他的工作却并不轻松。

  在教室黑板旁边,用红色粉笔写下的儿歌《一分钱》的歌词,两年来从未擦掉,仍然清晰可见。在用粉笔抄写之前,古槐基都是用硬纸壳抄了歌词贴在墙上的。

  “我在马路边,捡到一分钱,送给人民警察叔叔手里边……”9岁的古文珍唱着这首歌,一脸天真。

  古槐基说,他教的每一名学生,都能准确地唱完这首歌。

  “我就是想告诉孩子,即使捡到一分钱也应该交给警察叔叔。”他说。“有没有一分钱不重要,重要的是要告诉孩子拾金不昧的道理。以后即使我退休了,我还要接班的老师把这首歌继续教下去。”

  “我也曾想过离开”

  梅坪村的生活无疑是清贫的。这里的孩子们在上4年级前,基本都没有走出过大山。

  “古老师身体不好要离开你们,不能教你们了怎么办?”

  “哭,求古老师不要走。”10岁的古意明毫不犹豫地说。

  听到这里,正在介绍教学点情况的古槐基沉默了。

  他说:“我也是常人,我也希望自己人生能有多一点的尝试。说完全没后悔过、没想过离开这里是不可能的。看着曾经的战友们一个个开公司、开小车,我连摩托车都还坐不起,心里很不是滋味。”

  1998年,古槐基的妻子和儿女离开梅坪,搬到惠东县城居住。当时古槐基也有调离安墩的机会,面对妻子声泪俱下的催促,古槐基写了调任申请。

  申请到了时任安墩镇教委会办公室主任的张志辉手中。张志辉次日骑了大半天的自行车来到梅坪,力劝古槐基不要离开。

  古槐基明白,他要是离开了,孩子就很难有老师教了。

  看着一群听话的孩子,古槐基心软了。他说:“我记得自己上小学时背着书包走六七个小时上学的情景,太苦了。这些孩子比我当时还小,于心何忍?”

  第二天早上,古槐基一如以往去教学点上课。在推开门的瞬间,孩子们整齐地喊出:“老师你一定要留下来,我们离不开你。”

  这个瞬间使古槐基做出了决定:不再离开这些孩子们。

  已经有了孙子的古槐基现在每月回惠东县城一次。他说:“孙子很黏我,总不时地给我打电话。听着孙子喊着想爷爷了,心里会很难受很愧疚。”

  不能陪伴孙子成长,古槐基心里一直存着歉意。

  家常菜:咸鱼配饭

  村民古远金的一对双胞胎是古槐基的学生。古远金说:“古老师是好人。要是没有他,我们的孩子就真不知道该怎么上学。以前村里河道上的水泥桥没修好,每逢下雨,古老师背学生过河回家是常有的事。”

  他说:“古老师是梅坪村上上下下最有权威的人。碰到难以解决的问题,我们总会听听他的意见。”

  古槐基一个人住,平时又忙着上课,家里没种什么菜,村民会不时地给古槐基送些蔬菜。

  古槐基有自己的分寸,盛情难却,但只能心领村民的好意。他说:“村民都很困难,我也不愁没菜吃。平时没菜了,烤咸鱼配饭就行。”

  古槐基每两周都去安墩镇买两斤重的咸鱼。

  咸鱼盐分很高,老年人不能多吃。古槐基说:“我老婆不让我吃咸鱼。我都吃了这么多年了,现在也没什么事。不怕,等退休了就不吃了。”

收藏 推荐 打印 | 录入:admin | 阅读:
相关文章